今日金价 > 黄金t+d > 黄金t+d知识 > > 正文

为什么黄金t+d还会爆仓?

2012年04月30日 来源:http://gold.365huangjin.com/

摘要:为什么黄金t+d还会爆仓?

去年9月23日国际金价暴跌日造成的投资者“爆仓”余波至今未平。

  1月11日,烟台投资者柳女士向经济导报记者反映 ,其当时投资的光大银行(601818,股吧)白银Ag(T+D)因不能自主平仓,最终导致被强平,不仅本金都损失掉,还倒欠银行近3万元,银行选择的强平价位偏低、风险提示不够等行为让她气愤不已。

  光大银行烟台分行方面则表示,限制平仓是因投资者持仓保证金低于警戒保证金比例,而强平由系统自动完成,不存在人为扩大投资者损失 的行为,并坚称银行行为合法合规。

  导报记者了解到,柳女士与光大银行已协商多次,但对于损失责任认定、如何补偿等问题,双方并未达成一致。

  投资者:银行系统存在问题

  “事情已经过去3个多月了,可光大银行至今都不给解决,只是来回"踢皮球"。”11日,在烟台南大街某酒店房间内 ,略显疲惫的柳女士气愤地说。

  柳女士告诉导报记者,去年9月23日(国际金价暴跌就发生在当晚)上午,她就感觉金价和银价有下跌迹象,便在9点多开盘后选择平仓 ,可银行操作系统却限制了她的平仓操作。在经过了26日的跌停后,直到27日晚21:22分才由系统强平。她所持32手白银多单最终爆仓,在本金亏完后反欠银行2.86万元。

  在柳女士提供的账户电脑截图中,导报记者看到,其账户在22日收盘时尚有持仓保证金5.67万元,现金余额还有7.12万元;而到了27日,不仅保证金为0,账户余额也变为-2.86万元。

  “23 日上午白银价格尚在8000元/千克附近,如果当时我能平仓,账户里就会剩下不少钱,而不是最终的亏损。银行存在很大的责任!”柳女士说,当日上午她多次拨打银行客服电话询问不能平仓的原因,但没人能解释清楚。客服承诺的收盘前给她回复,也不了了之。

  在柳女士提供的黄金T+D电脑截图中,导报记者也看到,其申报的交易显示为“交易失败(您的风险过高,暂时不能进行延期平仓交易!)”

  “而且27日银行强平的价格是6055元,可白银在该时段的最低价是6849元,怎么可能以没有出现的价格成交呢?银行肯定存在差错。”柳女士说,当时的最低点6011元出现在26日晚21点至22点时段,27日该时段的白银价格高低点分别为6953元和6849元,“银行的强平价格是平空来的。”

  柳女士告诉导报记者,事情发生后,她和银行交涉多次,可对方只说向总行反映,要么说给减免以后的手续费,这与自己要求的按23日均价补偿损失相去甚远。

  “如果银行没错,我现在还欠着他们钱,他们怎么不来要呢?”她反问道。

  银行:投资者对规则理解有误

  随后,导报记者跟随柳女士一行来到光大银行烟台分行。在其营业部导报记者看到,其“点金通”宣传彩页醒目地贴在玻璃上,宣传折页则摆放在一边供投资者翻阅,“多倍杠杆博收益、白银延期双向交易低门槛” 等宣传语颇让人心动。宣传折页显示,其白银T+D 保证金为18%,可买多卖空,T+0交易。 在该分行4楼的会议室,导报记者见到了理财中心主任宋兆明。对于柳女士的疑问,宋解释说,限制平仓是因为柳女士的账户保证金比例低于银行要求的警戒保证金比例,强制平仓也与此有关。

  在光大银行贵金属延期交易业务代理协议书的第八条中,导报记者看到了相关规定:“乙方持仓保证金比例低于甲方(指银行)要求的警戒保证金比例,甲方将限制乙方开新仓、出金及平仓交易操作,并且有权在不提前通知乙方的前提下,对乙方持仓合约进行强制平仓操作。”

  宋兆明表示,柳女士尽管22日资金余额足够,但23日早晨其转走了1.9万元,致使账户余额减少,再加上22日夜盘白银价格下跌,所需保证金增多,双重因素导致柳女士保证金不足,账户被冻结。

  对于平仓价格在系统显示时段并不存在的问题,宋兆明解释称,上海黄金交易所的交易时段为9∶00至11∶30,13∶30至15∶30,21∶00至次日凌晨2∶30。因为整个交易时段跨了两天,“前一晚上的夜盘数据其实算入下一个交易日,系统显示的27日成交其实是26日晚完成的”,宋称该解释已经过总行确认。

  “所谓的最低点给客户强平也不存在。最低点的概念是事后才能看出来的,在行情进行中,没人能准确预知价格是否会继续下跌。”宋兆明表示,26日白银跌停,夜盘跌停一打开,系统便自动强制平仓了,如此设计是为了防止继续下跌导致客户损失进一步扩大。

  对于柳女士提出的为何23日当天不强平却要等到26日、银行在强制平仓方面是如何规定的、是当日平还是下一交易日平等问题,宋表示要向总行进一步求证后才能给出解释。

  专家:风险揭示双方都有责任

  “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低于警戒保证金冻结账户的规定,要不然我也不会把钱转走,在不让交易后,我也不会一遍遍打银行客服电话询问。”柳女士表示,此前并没有银行工作人员告知这一点,光大银行在风险告知方面难辞其咎。

  “假如银行客服能及时告知我原因,我可以把钱再转回来,自己平仓。”在柳女士看来,银行相关人员业务不熟练也是其投资受损的原因。“很多光大银行工作人员也是在事情发生后,才知道这一条规定的。”

  对于强平时机的选择,柳女士也有疑问:“既然23日上午就说我风险过高,不让我平仓,那银行当时就该替我强平。当时白银尚未跌停,为何要等到继续下跌之后才强平呢?那银行的风险不是也越来越大吗?”

  导报记者在光大银行协议书中发现,其尽管提出了警戒保证金比例的问题,但并未列明该比例如何计算;而关于强制平仓,其只列明可以执行强制平仓,但是对一突破警戒线就平仓还是当日或下日平仓,都未有详细规定,给银行提供了无限解释权。

  光大银行烟台分行零售部黄金业务负责人于方刚11日晚向导报记者表示,烟台分行去年T+D 业务额交易量达68亿元,日均保证金余额2000多万元,客户几千人,如柳女士这样爆仓、指责银行有责任的不到1%,不代表普遍性。

  而对于爆仓,于方刚归结为投资者风险意识不够、赌性太强。“有的一入场就赚钱,被胜利冲昏头脑,忘记了风险。”很多人拿着炒股票的思路炒黄金,重仓操作,却忘记T+D 可以做空。他表示,有不少投资者是偷偷拿钱炒黄金、白银,家里人不知道,而在爆仓后家庭矛盾爆发,于是试图从银行讨要说法。

  针对极端行情下的爆仓事例,于方刚与导报记者交流时表示,交易所可以考虑是不是恢复穿仓(即俗称的爆仓)保证金制度,这样可以更大限度防范风险,甚至可以考虑在交易费中提取10%作为风险金。

  “投资者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银行也要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山东财经大学(筹)区域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导报特约评论员董彦岭对导报记者说,不排除银行一线员工出于拉客户的考虑,把风险说得小一些、把收益说得多一些的可能。“银行是以声誉赢得客户的,一定要把正确的产品卖给正确的人,防止误导对声誉造成冲击。”

  董彦岭同时表示,投资者也要理性,不能光看好的一面,一定要提前熟悉产品,充分了解风险所在,避免盲目投资。

  导报记者获悉,对于柳女士的情况,光大银行考虑通过未来减免一定手续费的方式予以补偿,但该方案截至目前仍未被柳女士认可
 

天天黄金网(http://gold.365huangjin.com/)行情中心显示:未知

现货黄金账户申请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天天黄金网无关。天天黄金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